首页 经济论文 增值税税率改革税收收入预测

增值税税率改革税收收入预测

增值税税率改革税收收入预测摘要: 摘要:全面“营改增”之后,我国增值税税率结构复杂问题突出,确有简并税率的重要性。目前,我国正加快推进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改革,同时,近年来我国财政压力明显上升,因此,税率改革对税收收入的影响值得关注。…

摘要:全面“营改增”之后,我国增值税税率结构复杂问题突出,确有简并税率的重要性。目前,我国正加快推进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改革,同时,近年来我国财政压力明显上升,因此,税率改革对税收收入的影响值得关注。本文基于扩大税基的角度,从激发市场活力、减轻征税成本、推进产业链形成等方面进行分析,预测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改革会增加我国税收收入,但由于处在减税降费背景下,税收收入增速会放缓,预计总税收收入增速约为1%-2%左右。此外,鉴于税率并档改革,本文提出相关政策建议,如确保全行业税率只降不升、加强税务部门征管力度等。

关键词:增值税;三档并两档;收入预测

一、引言

我国经济已经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为助力经济增长,新一轮税制改革以减税降费为核心。增值税作为我国主体税种,2019年约占全国全部税收收入40%,随着“营改增”的完成,增值税开始进行又一轮深化改革。从税率调整角度,既有税率的下调(从17%、11%到13%、9%),也有税率四档并为三档的改革。2019年财政部工作会议上提出要推进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改革。在减税降费的背景下,我国增值税税收收入依旧呈现上升趋势,但增速相较于之前明显放缓,2019年增值税收入同比增长仅为1%。因此,在进一步推进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改革进程中,对改革后税收收入预测分析显得尤为重要。

二、增值税税率简并的必要性

通过增值税确立、转型、“营改增”等不同方面的改革,我国增值税制度已经基本完善,但还存在一些不足,税率结构复杂是其主要方面。简并税率已经成为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具体如下:一方面,可以发挥增值税税收中性的作用。增值税的优点之一在于符合税收中性原则,税收中性,即税收活动应尽量减少对市场活动的干预,减少因税收所造成的超额负担,提高市场的资源配置效率。增值税仅对增值部分进行征税,可以很大程度地减少税收的干预,在国际上,增值税一直被称为“良税”。在全面“营改增”之后,增值税占我国税收收入的主体地位进一步明确,贡献了大部分税收收入。但伴随着营业税税目的加入,增值税税率结构变得较为复杂,复杂的税率结构势必会影响增值税税收征管、增值税政策的制定,从而会打破税收中性。因此,为了发挥增值税所特有的优势,税率简化显得尤为重要。另一方面,有利于降低征管成本。目前,我国增值税税率由13%、9%、6%构成,税率的选择主要根据行业性质、纳税人交易性质所决定。纳税人在选择具体税率时很容易产生投机行为,通过隐瞒交易实质选择优惠税率进行销项税额的计算,从而达到减轻税负的目的。在实践中,上述情况还是比较常见的,对我国的增值税税收收入造成了极大的侵蚀。而这就要求税务机关对纳税人税率的选择进行识别,大大提高了征税成本。简化税率可以减少纳税人选择低税率的情况,从而减少因这种情况而产生的征税成本。2018年,总理在政府报告中提出:要进一步减轻企业税负,改革完善增值税,按照三档并两档方向调整税率水平。2019年,财政部部长刘昆指出,增值税税率进一步下调(由16%、10%、9%调整至13%、9%、6%)有利于我国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的改革。由此可见,税率三档并两档改革将会成为增值税下一步改革的重点。

三、增值税并档改革税收收入预测

我国财政收入大部分来源于税收,而增值税收入则是税收收入中极为重要的一环。在国家“减税降费”大背景下,每一次对增值税的调整都会带来巨大的财政压力。同时,地方政府债务压力突出、民营企业发展困难等因素也对政府财政收入产生制约,如何在减税降费的同时确保政府财政收入是制定政策前所必须考虑的问题。据国家税务总局数据统计,2019年全年累计新增减税降费规模超过2万亿元,占2019年全年GDP比重约2%。同时,大规模的减税降费使得社会各行业的税负都有不同规模的下降,激发市场活力,增进企业信心,因此,2019年全国税收收入并没有因为减税降费的因素而有所减少。综上,减税降费在激发活力,增进行业信心等方面取得重要成果。但在持续减税降费的同时,也需要考虑政府在面对财政压力的承受能力。在减税降费的背景下,首先要确保各行业税负只降不升,因此,提高税收收入必须从扩大税基这个方面进行规划。我国增值税的税基为纳税人销售货物、劳务或服务的增值额,因此,扩大增值税的税基就要从扩大企业生产、增进各行业生产信心、推动各行业产业链形成入手。上文提到,增值税进一步改革方向为简并税率(三档税率并为两档),虽然这一改革会使增值税税率进行进一步下调,但可以充分扩大我国增值税的税基,最终实现税收收入的上升。而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如何扩大税基,具体包括以下几个方面:1.激发市场活力,扩大企业生产在我国决定推行减税降费之后,增值税一直是减税降费的主力军,通过近几年减税降费相关文件的整理,本文发现,有关增值税减税降费的文件占大多数。同时,增值税的税率也进行了两次调整。作为我国第一大税种,增值税带来的减税规模超过其他税种。我国增值税征税范围几乎覆盖全行业,增值税税率并档与下调,对于全行业所有生产销售环节的纳税人都会起到减轻税负的作用。一方面,增值税税率两档变为三档,税率下调全行业都可以感受到税负下降,从而可以为企业提供更多的可支配资金,推动企业进行转型升级、科技创新,企业生产力得到提高,整个经济社会结构可以进一步升级,推动我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另一方面,企业科技创新、全行业技术升级可以使整个社会生产力提高,可以生产出更多的商品,以刺激整个社会的消费欲望。生产销售各个环节的商品、货物、服务量会大幅增加,从而增值税的税基可以进一步扩大,最终会使增值税税收收入提高,确保税收收入从而缓解财政压力。2.减少“高征低扣”,推动产业链形成增值税作为一种“链条”税,为确保进项税额可以抵扣,企业会选择能够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企业进行交易,在没有放宽小规模纳税人开具增值税发票前,许多增值税一般纳税人都不愿与小规模纳税人进行交易,增值税“链条”的断节会使整个产业链会出现断层,这会抑制整个社会经济的转型升级。2019年国家税务总局颁布《关于扩大小规模纳税人自行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试点范围等事项的公告》,放宽了小规模纳税人的开票限制,解决了因不能开票而产生的“鸿沟”,推动全行业产业链的形成。在“营改增”之后,大量服务业开始使用增值税税率,而服务业有9%和6%两档税率,从事服务业的企业一般会经营多个项目,这两种税率都有可能涉及,此时就会出现“高征低扣”的现象,企业在购进相应服务时只能用6%的税率进行税额的抵扣,而在销售时销项税额则要按9%进行计算,在这种情况下,许多服务业企业会选择适用相同税率的企业进行交易,从而会使9%与6%两个税率的服务业行业出现断层。但在两档税率合并之后,全服务业采用统一税率,这种问题便不复存在。并且可以推动全服务业产业链的发展,从而促进服务业结构升级创新,此时,服务业的增值税税收收入便会大量增多,从而确保税收收入的增长。3.增加其他税收,提高整体收入目前,我国现行税种有18个,既有货劳税、所得税,也有特定行为税、目的税。这些税种看似没有多大联系,实则关系密切,因此,增值税税率三档变两档不仅可以增加增值税本税种税收收入,还可以间接提高其他税种收入,从而整体税收收入得到提高。例如:(1)增值税是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费附加的计税依据,增值税收入的提高可以直接扩大这两税一费的税基,从而增加其收入。(2)税率的简化会促进全行业间贸易量的增多,随着销售收入也会增加间接上提高了企业的应纳税所得额,从而增加了企业所得税收入。(3)对于特定行业,如建筑业适用增值税税率为9%,在改革后税率会变为6%。对于房地产等大额交易而言,3%的税率下调会带来更多的交易量,从而会带来诸如房产税、契税、土地增值税税收收入的增加。综上,从四个方通过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究竟如何扩大增值税税基以及如何通过影响其他税种达到税收收入增加进行论证,本文预测,增值税三档并两档改革会提高增值税收入,从而提高整体税收收入。但是,处于减税降费的大背景下,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改革在扩大增值税税基的同时会使增值税收入增速放缓。预计“十四五”期间全国总税收收入增速约为1%-2%左右。

四、结论及政策建议

结论:(1)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改革既可以体现增值税税收中性的优势,也有利于税务机关降低征税成本;(2)在进行三档并两档改革时,采用合并9%与6%税率,适当降低13%基本税率这一方式比较适宜;(3)增值税税率改革后,我国增值税税基扩大,并且对其他税种产生正向辐射作用,因此税收收入会随之增加。但处于减税降费背景之下,简并税率会使税收收入增速放缓。建议:(1)在减税降费的大背景下,进行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改革时,应注意遵循全行业税负只降不升这一原则;(2)在税率改革后,财政部与税务部门应及时修改相应文件,避免企业利用改革“真空期”进行避税行为,给税收收入带来损失;(3)税务机关应加大对偷、逃、骗税的惩处力度,减少侵蚀国家税收收入的行为,缓解政府财政压力。

参考文献:

[1]蔡昌,李梦娟.“营改增”契机与操作指南[M].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13.

[2]高培勇.“营改增”的功能定位与前行脉络[J].税务研究,2013(07):3-10.

[3]何杨,王文静.增值税税率结构的国际比较与优化[J].税务研究,2016(03):90-94.

[4]史明霞.后“营改增”时代增值税税率简并方案的选择[J].中央财经大学学报,2017(04):21-29.

[5]孙正.流转税改革促进了产业结构演进升级吗[J].财经研究,2017,43(02):70-84.

[6]杨默如,叶慕青.“营改增”对先行试点行业效应如何[J].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69(05):55-65.

[7]张淑翠,李建强,秦海林.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改革对制造业的影响研究[J].经济与管理评论,2019,35(04):75-82.

[8]朱为群,陆施予.我国增值税税率简并改革的目标与路径选择[J].地方财政研究,2016(09):9-14.

作者:杨志伟 单位:南京财经大学财政与税务学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论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chinalunwen.com/jingji/5566/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中国论文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