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留学论文 中英逻辑连接对比与翻译——以《习近平治国理政》中英对照版本为例

中英逻辑连接对比与翻译——以《习近平治国理政》中英对照版本为例

中英逻辑连接对比与翻译——以《习近平治国理政》中英对照版本为例 摘要:目前,鲜有人从逻辑语义的角度分析政治语篇的中英对照文本。因此,以《习近平治国理政》一文的英对照本为语料,借鉴抽…

中英逻辑连接对比与翻译——以《习近平治国理政》中英对照版本为例

摘要:目前,鲜有人从逻辑语义的角度分析政治语篇的中英对照文本。因此,以《习近平治国理政》一文的英对照本为语料,借鉴抽象语义的三大分类方法,分别从逻辑连接的显明与隐含、逻辑语义的浓缩与展开和逻辑关系的直线性表述和迂回性表述三个方面对比了汉语和英语的思维逻辑。研究发现,中英文本的思维与逻辑连接有很大的差距:英文多显明,汉语多隐含;英文多浓缩,汉语多展开;英文多直线表述,汉语多迂回表述。这对政治语篇翻译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和参考价值。

关键词:思维差异 逻辑连接 翻译

思维是人脑对客观事物的反应过程,它涉及认知和智力活动,是认识的高级阶段。语言是思维的表现形式,思维决定了语言内容,语言反映思维方式,在自然状态下,二者是不可分割的。事实上,思维过程和语言过程是形影相随的。传统的观点认为,翻译就是一种语言活动,这种观点是片面的,翻译不是单纯的语言活动,而“应该被看作逻辑活动,一项译者对原文进行判断、选择的逻辑活动”。
因此,在翻译过程中,译者不仅需要考虑原文本的语义层面,还需考虑其逻辑层面。

一、中英逻辑连接对比与翻译

(一)逻辑连接的显明与隐含
显明性是指通过关联词等衔接手段表现出句子的结构层次,人们可以通过关联词清晰明了地判断句子成分。
语 篇 中 某 些 词 语, 如“now,but,well,at the sametime”等属于“语篇标记”(discourse marker) 词。相反,隐含性,则是指语篇中没有出现明显的逻辑关系词,但可以通过上下文语境推断得出。
1. 英语显明性逻辑连接到汉语显明性逻辑连接
不同语言间的逻辑连接关系有共通之处,英语显明性逻辑连接通常也可以转换到汉语的显明性逻辑连接。例如:
例(1)历史告诉我们,只有交流互鉴,一种文明才能充满生命力。
History proves that only by interacting withand learning from others can a civilization enjoyfull vitality.
例(2)一个高水平、强有力的中俄关系,不仅符合中俄双方利益,而且也是维护国际战略平衡和世界和平稳定的重要保障。
A strong and high—performance relationshiplike this not only serves the interests of our twocountries but also provides an important safeguardfor maintaining the international strategic balanceas well as peace and stability in the world.
分析:例句(1)“只有”强调了条件关系,翻译成英文时也使用了对应的词汇only来表达这种条件。例句(2)中文使用关联词“不仅,而且”表达并列递进,而在译文中采用了对应的 not only,but also 表现出了与中文关联词对等的逻辑关系。
2. 英语显明性逻辑连接到汉语隐含性逻辑连接
上文只讨论了英语与汉语在逻辑关系表达上的部分共通之处,事实上,大多数情况下,英语思维和汉语思维有着很大的差距。如英语思维重逻辑、重形式,其语言特征大多呈现出“形合”,相对来说,其连接关系具有显明性。
而汉语思维重意境,不依据明确的逻辑规则,在语言上多呈现出“意合”的特征,其连接关系具有隐含性。汉语一般通过语义层面隐含表达逻辑关系,很少出现明显的语言形式衔接。例如:
例(3)要始终把思想政治建设摆在军队各项建设首位,使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在官兵思想中深深扎根,确保全军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指挥。
In our efforts to strengthen our armed forceswe must treat theoretical and political educationas our first priority,so that the Party’sleadership of them will take firm root in theminds of our officers and soldiers,and the wholearmed forces will follow without hesitation thecommands of the Party Central Committee and theCentral Military Commission at all times and underall conditions.
例(4)中国老一辈革命家深受俄罗斯文化影响,我们这一代人也读了很多俄罗斯文学的经典作品。
While Russian culture left a deep mark on theolder generations of Chinese revolutionaries.Evenpeople of my age have read many Russian classicmasterpieces.
分析:在例句(3)中,中文虽然没有明显的关联词体现后一句话是前两句话的目的这层关系,但是通过分析我们可以看出思想建设的目的就是全军听党指挥。所以在翻译成英语时,要注意挖掘出句子的深层信息。译者对原文本的理解是准确的,使用 so that 逻辑连词表达出了中文需要传递的真正信息。
例句(4)亦是如此。英语译文使用 even 一词表现出了中文句子中的隐含意义的强调,原文的内涵是:就连我们这代人也读了很多俄罗斯文学的经典作品。
(二)逻辑语义的浓缩和展开
除了显明性与隐含性的不同,英汉两种语言的逻辑差异还体现在浓缩性和展开性上。英语语言特点为葡萄型结构,喜欢用各种连接词把“葡萄”串起来。也就是说英语的某些表达方式高度浓缩,喜欢将众多的信息靠多种手段集中于一个单位加以思考……而汉语往往更趋向于把问题层层铺开,用节节短句逐点交代,即我们常说的“竹状”结构,这是一种“展开型”的思维方式,某种程度上更利于把事情说明白。例如:
例(5)我们坚持维护中华民族根本利益,维护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华儿女共同利益。
We are committed to safeguarding thefundamental interests of the Chinese nation andthe common interests of all sons and daughters ofChina,including our Taiwan compatriots.
例(6)着眼长远,两岸长期存在的政治分歧问题终归要逐步解决,总不能将这些问题一代一代传下去。
Sooner or later we will have to resolve thepolitical disputes that have long existed incross—Straits relations rather than leave them tolater generations.
分析:从例句(5)可以看出,中文在第二句话中重复了谓语动词“维护”,句群之间问题是分散开来的,先阐述了维护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再阐述维护中华儿女的共同利益。而英语译文则省略了谓语动词,使用连接词 and 将两个宾语 the fundamental interests 和 thecommon interests 连接起来构成一个长句,形成一个完整的意群。
例句(6)中文分为三个小短句,用逗号隔开,有三层独立的含义,中文先说明时间和条件,再说明主要内容,最后一句话对前一句话进行必要的补充。而翻译成英语之后,三句话浓缩为一句话,语序和中文一样,先说明时间,再说明重要的内容,最后的补充对比小句使用连接词 rather than 与主句紧密连接在一起,逻辑清晰,表达符合英语习惯。
这两个例子在转换成英语时,都增加了抽象逻辑语义上的连接关系。如例(5)、(6)中两小句间的连接关系为“延伸”,在翻译后,将“延伸”关系添加了“增强”关系。
(三)逻辑关系的直线性表述与迂回性表述
中英逻辑连接关系的差异还在于表述的直线性与迂回性。汉语在表达过程中,习惯于先铺陈背景或相关信息,然后再逐渐过渡到高潮或结论等最重要的部分;与之相反,英语更倾向开门见山,把最关键的部分放在最前面,然后再逐步介绍其他次要的内容。“总体看来,英汉语篇的确分别呈直线性与圆式 ( 迂回式 ) 的逻辑特征。这从根本上讲是中西方各自重综合与重分析的思维习惯的表现。”例如:
例(7)大陆方面对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决心是坚定的,方针政策是明确的。
The Chinese mainland is strong in itsresolution and clear in its policies and principlesfor peaceful development on both sides of theTaiwan Straits.
例(8)如何在这些年快速发展的基础上求实创新,解决好发展过程中日益显现的矛盾和问题,探索澳门经济适度多元发展的路子,实现澳门持续发展,需要特区政府和澳门社会各界继续努力。
This requires the MSAR government and peopleof all walks of life in Macao to make continuousefforts to find out how to remain both pragmaticand innovative on the basis of Macao’s rapideconomic development over the past few years,how to solve problems emerging in the processof development,how to explore ways for theappropriately persified development of Macao andhow to realize sustainable progress for it.
例(9)台湾同胞崇敬祖先、爱土爱乡、淳朴率真、勤奋打拼,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I am impressed by our compatriots in Taiwanfor their worship of the ancestors,their lovefor the homeland,and their honesty,frankness,diligence and hard work.
分析:例(7)、例(8)和例(9)中的英汉两句逻辑语义一致,都是“增强”,但是在逻辑语义的表述顺序上却完全相反。三句中文都是典型迂回性表达,先按照一定的时空顺序或逻辑顺序,在句末叙述重点和结果;而三句英文都是典型的主从复合句,主句在前,从句在后,将叙述的重点放在句首,然后再陈述相关的信息,属于“直线性”表述,尤其是在汉译英时,因为汉语“正前偏后”句式的使用频率和普遍程度非常低,所以往往采用“逆译法”,更符合英语的思维习惯和表达方式。

二、结语

翻译不仅是信息的转换,更是思维方式的转换。好的翻译,绝不是字对字句对句的死译,而是要先理解原文,即在翻译原文之前,首先挖掘出深层次的逻辑关系,然后再以正确的思维方式传达出原文的内容。而正确理解英汉思维的差异和逻辑连接则是解决这一问题的良药。然而,还是有不少人翻译时仅仅翻译字词句,没有考虑原文的逻辑关系,产生错译、误译和死译的现象。因此,本文对英汉逻辑连接的不同特点进行探讨,旨在更好地把握翻译中的切换技巧,提高翻译质量,为翻译爱好者带来些许启发和思考。

参考文献

[1]刘颖,苏巧玲.医学心理学[M].北京:中国华侨出版社,1997.
[2]黄振定.试析英汉语篇逻辑连接的异同[J].外语与外语教学,2007(1):39—42.
[3]HallidayMAK,HasanR.CohesioninEnglish[M].London:Longman,1976.
[4]胡壮麟.语篇的衔接与连贯[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8:107.
[5]刘东虹.英汉思维方式的差异与翻译中的逻辑连接[J].江汉论坛,2003(8):20—123.
[6]何善芬.英汉语言对比研究[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2:47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论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chinalunwen.com/liuxue/3755/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中国论文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